給阿耀的情書。 
 
《你看不見》

“那么,你打算用什麽來償還賠款呢,王耀先生。”亞瑟冷眼望著半躺在床上幾乎全身纏繞著綁帶的王耀。
王耀低著頭,虛弱地說:“請再給我一些時間……我……”
“你的弟弟,叫香港對吧。”亞瑟想起剛才在院子里的清秀少年,嘴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。
“是的……”王耀有些失神,下一秒,才警覺起來:“你想對他怎么樣?!”
大概是因為太激動,胸前的傷口一陣陣的扯痛。
“交換吧。用香港的撫養權來代替一部分的賠款。”把玩著放在酸枝木桌上的紫砂茶杯,亞瑟悠悠說道。
“不行!你要其他的什麽我都給你!請不要把小港也帶走!”
“你以為你還有什麽能賠?”
“我……”王耀語結。雙手不自覺地握成拳頭,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,纖瘦的骨節泛白。
真的,自己已經什麽都沒有了。連屬於仙人的尊嚴,也在連年的受欺中,一點點的失去。
“面對現實吧,王耀先生。”放下手中的紫砂杯,亞瑟轉身走出屋子。
經過走廊時,迎面看見香港拿著冒著熱氣的湯藥走到王耀的屋子。亞瑟停下腳步,深深地望了這個清秀卻面無表情的少年一眼。少年卻仿佛完全無視了亞瑟的存在,旁若無人地從亞瑟身邊走過。



兩天后的早晨,王耀收到來自上司的信。將香港的撫養權轉讓給亞瑟。期限一百五十五年。
那一刻,王耀完全被絕望所籠罩。



收到上司的來信后,王耀出去了一趟。回來以后,一直把自己反鎖在屋子里。
“耀哥已經整個下午沒有出過房門了。”香港看著王耀緊閉的房門,輕輕地呢喃。
雖然香港并不知道信的內容,但王耀的反常行為,讓香港心裡有種難以言喻的不安。
輕輕地穿過走廊,繞到王耀房間的窗戶前,香港踮起腳尖,往屋子里探視——王耀伏在酸枝木桌前,頭深深地埋了下去,手上拿著上司寄來的信。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從王耀顫抖著的背影可以猜出,他正壓抑著聲音在啜泣。
總是面無表情的香港,此刻深深地皺起了眉。



叩,叩,叩。輕輕敲過王耀的房門,得到王耀的應答后,香港推開門走進屋子。
只見王耀站在窗前,仰頭望著夜空。在閃爍的燭光中,隱約看見王耀的沒有受傷的右眼眼眶有些紅。
將湯藥遞到王耀跟前,“哥,喝藥了。”
王耀回過神來,雙手接過香港遞過來的藥,手不經意碰到香港的,微涼的觸感令香港心裡生出一陣疼惜。
儘管香港的表情依舊是波瀾不驚。

藥香漸漸飄散在空氣中。

王耀看著香港熬的湯藥,想起下午急匆匆地跑去向上司求情,強壓著怒氣請求上司將出讓香港撫養權的決定收回,結果只換來上司無情的一句:“我是你的上司!你要做的只是執行我的命令!”
王耀對這位上司感到前所未有的失望。
想到紙終究包不住火,王耀決定向香港說明一切。
深呼吸一口氣,王耀放下藥碗,將幾天以來發生的事情一一道與香港。末了,王耀低下頭,眼眶有些水汽在浮動:“對不起,小港。”不敢面對香港,王耀只能選擇懦弱的低下頭。然而多年以後,王耀想起這一幕,總覺得當時低下頭的自己錯過了什麽。
默默地聽完王耀的述說,香港臉上的漠然瞬間崩潰。悲傷,不捨,無奈。可惜,王耀看不見。



第二天一早,亞瑟便帶走了香港。
留給王耀的只有香港的背影以及亞瑟帶著嘲諷意味的笑。
“小港,哥哥一定會把你接回來。一定。”咬著牙,淚水再次濕了王耀纏繞在左眼上的繃帶。



接下來的多年間,王耀家陷入戰亂。
亞瑟、弗朗西斯、阿爾弗雷德、路德、伊萬,甚至多年前便離家出走的本田菊,也爭相對王耀家進行搶掠和破壞。
再後來,王耀換了上司。在新上司的帶領下,王耀家從新民主主義革命走向社會主義革命。
這個活了幾千年的國家,終於與其他國家一樣,正式采用公元紀年。



19XX年2月14日。
王耀收到一封來自亞瑟家的信。
懷著忐忑的心情,王耀打開了信封。
寥寥的六個字,無人比王耀更為熟悉的字體,讓王耀隱忍已久的淚水瞬間缺堤。


“耀,情人節快樂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所以說,歷史是最好的劇本。
於是俺在複習到中國近代史的時候人品大爆發,扯出了這么一篇要命的東西。文筆不好,希望沒有傷到民那的眼睛。

俺把亞瑟寫成了有點陰險的正太控。(捂臉
其實亞瑟也是蠻可愛的!怎么說也是工口大使嘛!(自重!
本來想寫歡樂點,但是下手之後就不自覺地走了歷史路線……被歷史課本虐到想哭!俺卑怯了!

算是俺送給阿耀的情人節禮物吧。(毆飛





 
 
 
本人心中的亚瑟是个虐攻、M狂(就是心态上的受身体上的攻OTZ
我最恨死面瘫了(中指
 
 
写的不错~拍个手以示支持和鼓励~(信哥语气)
大哥生日哈皮哈皮~耀同学情人节快乐~
大家都快乐,为啥咱今天不去街上片情侣啊~真后悔~情侣SHI/NE,死死团永生~!死死团万岁~!
 
 
亚瑟的确很YD的……
嗯。K你为啥讨厌面瘫捏?不过说实在的跟面瘫一起大概都会很虐……

耶!死死团万岁!
嘉叔叔你买了武士刀没?
 
 
死面瘫虐死我了!!我还不恨他麽!!
武士刀!?啥!?
 
 
同感。俺写篇东西虐下面瘫港仔好不?(死里殴
写露中来虐港仔好不好?

YACA的时候看见BLeach的刀,有点想买,可那是不能出鞘的装饰刀。于是就放弃了。俺想买把能出鞘的。

另,记得俺的图哦!帝王耀哦!(星星眼望你
 
 
我想好了,一于写穿着帝王装被虐的耀(喂!!
那买把真的好了~~多漂亮啊~~
发表留言
 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 URL
 
http://bloodrabbithyde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14-e85bbc41